本報特派記者王巍發自聖保羅
  阿根廷隊與瑞士隊的“戰爭”,一個帶有南美雄鷹的犀利,另一個則有著歐洲富饒之國的高傲。
  阿根廷領先,瑞士隊發起最後一擊,但沙奇里勢在必得的進球被離奇撲出,這意味著比賽毫無懸念,伊塔蓋拉球場響起巨大的遺憾聲波。烏泱泱的人群里,一個盛滿啤酒的塑料杯在空中划過一道弧線。我知道,那是瑞士球迷難以剋制的潛意識行動。
  這場比賽的失利,不僅僅屬於瑞士人,還有球場里穿或者沒穿瑞士球衣的巴西球迷,在藍白世界里,紅與黃達成了不言自明的默契,共同製造力量的平衡。
  在阿根廷埋怨主辦方故意不給草坪澆水令自己的配合失誤增多時,阿根廷球迷已用歌聲嬉笑鄰國的深深惡意,“你們會看到梅西帶回大力神杯,馬拉多納比貝利偉大很多倍”。凡是有阿根廷隊的比賽,現場都會響起這首讓巴西人惱火的歌。
  看到阿根廷球迷笑著離場,忿恨的巴西球迷有些茫然。愛與恨的邊緣,是足球;能給巴西人帶來最好慰藉的,只能是冠軍。
  (原標題:那一瞬間的憤怒)
創作者介紹

餐飲設備

fy29fyqsx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